阁楼

难产阶级

三文鱼豆腐煲



今天的晚餐是三文鱼豆腐煲。母亲端着热气腾腾的盘子走出了厨房。

零星几块粉红色的三文鱼连着白花花的肥肉,豆腐,葱,酱汁。看上去富得流油。

那种被称为食物的东西。

有人大声叫起来:“呦这么多的油,我的减肥计划可得泡汤了。”

母亲用责备的眼神瞪着:“这是好东西,这油对身体好。”

你伸着筷子夹了一个又一个的豆腐,味同嚼蜡。试图将粉红色的鱼肉从肥肉旁扯下来,在盘沿轻轻淌一淌油,皱着眉吃了下去。

侧耳,你或许能听到豆腐和三文鱼的窃窃私语。

“喔,三文鱼,你为什么是三文鱼。”

“对不起豆腐,因为我不是罗密欧。”

“喔亲爱的三文鱼先生,我深深切切地同情你。”

“哎亲爱的豆腐先生,那些人类不喜欢我的脂肪,他们厌恶它,讨厌它,尤其是那位小姐,皱着眉头吃了下去。我看她真的是烧糊涂了。”

“哎……你看她鼻头红彤彤,好想要把肺都咳出来一样。”

“可怜的孩子,她还有那么多的作业需要完成。”

三文鱼先生伸出手来夸张的比划了一下。

“唉,你听听那撕心裂肺的咳嗽声……”

你气愤的听着他们的对话,天哪,你们又不是药店柜台前笑得可爱的小姐,你们有没办法为我开药,就闭上嘴巴一边待着去吧。

你看着一条鱼尾巴消失在父亲的口中,就像巨大的垃圾车,尽所能做的将一切倒入口中。

你感到一阵恶心。你冲到厕所马桶,双手撑在马桶圈上,感觉胃里有什么在蠕动。

原来,原来是这样吗!他们,在我的肚子里。

你费劲的干呕着,想要将那些祸害人的东西统统倾倒出来,无济于事。

你低着头,胃里一阵翻江倒海,眼泪都从眼睛中蹦出来低落到了水中。

你还能隐约听见三文鱼和豆腐的嘲笑声,一阵阵的传来。

天哪,这个世界,坏掉了,坏掉了啊!

你摇摇晃晃地立直身子,随即一阵绞心的疼痛从腹部传来,一直冲到头顶。

没事的,没事的,你这样窝在角落安慰着自己。

平静了几秒钟,感觉肚子里也消停了,你慢慢的走出去,母亲正在厨房忙活东西。

母亲看见你,惊奇地叫了一声。

“喔亲爱的,刚刚叫你出来吃饭你却一直不答应,原来一直在厕所里啊。”

“唔……是的妈妈。”

“快来帮我把饭端过去吧,晚上吃三文鱼豆腐煲。”








也许厌恶食物是罪恶的,但是事不如人意啊。

谁知道呢。

烧糊涂之后乱七八糟的产物。

评论

热度(4)